阿炳

I need to be myself

【法罗朱】祭祀

*调查记者包,祭品球瓦,神灵提,NC-17

*大小表哥瓦球,虚假四批


点我

【法罗朱】【瓦球】知了


窗户外面的树上有知了,随着热天气叫个不停,这使得瓦伦汀要忍受的东西除了消毒水味、冰凉的针管和药水、单调乏味的白色病房,还有一声接一声停不下来的知了声。他对茂丘西奥说起时,对方刚发觉似的望了一眼窗外,淡淡地说:“哦,和你一样烦?”

 

也许他真是有点烦人了。他老追着茂丘西奥问东问西,学校里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,有没有女孩子告白,嘴角的淤伤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。茂丘西奥的回答简短又敷衍:没有,有两个,不是。然后他们沉默,把满腔话语捂在肚子里腐烂。茂丘西奥走之前对他说:“不要奔跑,不要跳起来,不要情绪激动,也不能大笑。”他点头,同样的话语已听过无数次。还有不要淋雨,这句他们都心知肚明,但谁也没有说出来。

 

瓦伦汀十三岁时淋过一场雨。放学时天上开始落下水滴,动作慢的学生们被困在教学楼内,等待家长来接望眼欲穿,聒噪不休如鸭子。瓦伦汀有一把伞,他每天都带着,为了防止突如其来的雨,但茂丘西奥没有,而且茂丘西奥不见踪影。他从三楼的窗户里看见他正在寻找的人被几个男孩堵在角落里,水滴砸在他头上,把他弄得湿漉漉的,但眼里的怒火越烧越旺。瓦伦汀不希望茂丘西奥打架,也不希望他淋雨。他攥着伞跑下楼,跑进雨里面,距离并不远,也许足够他跑到茂丘西奥旁边撑起伞。但当茂丘西奥刚出现在他视野里时,瓦伦汀就跌倒了。他忘记了医生的嘱咐,同时犯了奔跑和淋雨两个大忌。他倒在地上,视野转了九十度,横着的茂丘西奥脸上露出惊惶的神色,狠狠挥拳把堵住他路的几个家伙揍开,呼唤和雨水一起朝他飞来。好在大人们及时赶到,将瓦伦汀送到医院,在重症监护室躺了一个月,这期间茂丘西奥被禁止去看他弟弟。

 

那几个男孩把茂丘西奥堵在餐厅里时,他本来想绕开,但听到为首的男孩嘲笑似的说“你是不是也跟你那个病猫弟弟一样,有什么病”后,他把餐盘往桌子上一放,扑上去和他们扭打在一起。十三岁的少年不懂得怎样打架,只发了狠地攻击对手。有人被打落牙齿,有人被砸断鼻梁,还有人头破血流。茂丘西奥像是感不到疼似的,伤痕累累仍不要命地向前挥拳,周围人投来害怕不解的目光。从此茂丘西奥成了校园一霸,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,并且不能听到有人提他弟弟的病。

 

茂丘西奥走在医院的长廊里,有病人和他擦肩而过,有人在病房打开的门后和他眼神接触,他们有的身体像瘦得骷髅有的肿胀发胖,还有人掉光了头发。他们都看他,用病人看健康之人的眼神。一个病童拿着一本书册在看,大约是讲基因技术的,封面上画着一株奇异的植物,从枝叶和根茎上结出不同的果实。茂丘西奥停在那看了一会儿,他想,能不能用转基因技术,造出一棵树来,让那书上结出各种各样的器官,移植给内脏坏掉的病人?可人类现在的技术造不出来,只能从同类身上挖取脏器。我是不是那棵树?他默默地想,我的双胞胎弟弟,需要一颗健康的,没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心脏,我是最完美的配型。

 

如果他们要我的心,其实也是理所应当,毕竟是我把他推下去的。茂丘西奥和瓦伦汀五岁时,两人一边上楼一边嬉戏打闹,他的手碰到瓦伦汀,对方就顺着阶梯滚下去了。瓦伦汀在地上喘息,抽搐,咳出血来。大人们带他去医院,回来时就得了心脏病。茂丘西奥一直觉得是自己害得瓦伦汀得病的,后来他学了遗传和病理知识这想法也没有根除。

 

瓦伦汀很早就明白“异类”两字的含义。因为要经常光顾医院,他在课上常常缺席,成绩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,但老师家长们从来不会责怪他,好像默认他活不到上大学。体育课他从来不用下去,站在空荡的教室里看同龄的少年们在阳光下运动。他不能跑,不能跳,不能情绪激动,口袋里永远装着应急药物,永远苍白瘦弱像易碎的瓷娃娃,走在人群里会像摩西分红海时被让出一条道来。有次生理课讲到遗传病,老师提到先天性心脏病,教室里一下子静得像坟墓,所有人全都回头看他,那感觉就像一大群正在进食的僵尸突然抬头盯着你。

 

本来心脏病不该这么难治,但瓦伦汀的血型是P血型中的p型血,找个血型一样的人都困难,更别提会有合适的心脏捐赠了。舅舅是市长使得瓦伦汀的事情可以在电视网络上广泛宣传,但除了让人们多了解一样稀有血型,其他一无所获。他们会用同情怜悯的目光观察这个家庭,又带着点庆幸,这提醒了他们不幸没有降临到自己头上。整个维罗纳都没有和瓦伦汀相同血型的人,除了茂丘西奥。

 

只有茂丘西奥和他是同类。他们睡在同一张床上,后来长大了些换成上下铺,他们共享私人空间。茂丘西奥喜欢把脑袋靠在他胸口上,听他的心跳,几次手术缝缝补补后仍然残破的器官勤勤恳恳地工作,把血液运输到全身,一下又一下,带着杂音,像坏掉的钟摆。茂丘西奥第一次陪他去医院时,他们看到好几个因为化疗而头发掉光的病人。他紧张地拉住哥哥的手,请求对方把头发留长,这样等他头发掉光了就可以用茂丘西奥的做一顶假发了。茂丘西奥答应了他,留了长发,尽管后来并不需要用来做假发他也没剪,有别的孩子笑他像个小姑娘也没剪。

 

他们曾经那么亲密,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渐渐疏远。茂丘西奥常常消失,回来时脸上带伤,却固执地否认和别人打架的事实。他开始回避瓦伦汀的触碰,后来甚至不再住一间房间。瓦伦汀向窗外探出头,看到隔壁茂丘西奥趴在窗户上抽烟。他问他那是什么味道,茂丘西奥说你又不会知道,就像那次问他奔跑时是什么感觉他说的一样:“告诉你你也不会明白,小人鱼,你永远也不会知道。”但到晚上睡觉时有电话打过来,只隔着一层墙壁,茂丘西奥在电话里说:“有点苦,有点灼烧感,呛人,又有点凉,像烧成炭的苦瓜。”然后就挂了。

 

茂丘西奥在学校里和瓦伦汀一样有名。他打架,逃课,和女孩子调情,和结交的男孩们称兄道弟,永远前呼后拥。他不怎么听课,但成绩优异,他参加学术竞赛,上台主持节目,甚至还去参加运动会,样样都做得完美。他只是享受被簇拥的感觉,被所有人注视的感觉,那是在家里,瓦伦汀在旁边时他感受不到的。大人们的目光永远落在瓦伦汀身上,生怕他一不小心落到地上摔碎。当他第一次和隔壁家的小孩打架时,舅舅严厉地批评他,瓦伦汀坐在一边,忽然护着胸口倒在沙发上,舅舅赶紧去查看,瓦伦汀悄悄冲他眨眼。

 

他知道瓦伦汀是为了让他不再受责骂,傻瓜瓦伦汀,永远那么依赖他,注意不到他们之间的怪异。瓦伦汀手术他给他输血,瓦伦汀怕黑他抱着他睡觉,瓦伦汀被人嘲笑了他替他出头,他的弟弟当然会依赖他,所以在他压在对方身上胡乱吻他时瓦伦汀没有反抗,而是慌乱地回应他,任由他把手伸进衣服里,在他手里体验第一次高潮。他们夜夜睡在一起,为对方手活,还有口活,瓦伦汀还想让他操他,但他拒绝了,瓦伦汀不能太过激动。尽管很小心,但他担心的还是发生了,瓦伦汀脸色发白,喘不过气来,几近窒息,他连忙找到针剂,注射进对方体内。他们没把这次意外告诉大人们,但茂丘西奥再也不敢碰他。

 

瓦伦汀知道他把茂丘西奥拖住了。他需要手术,他需要茂丘西奥的血,他需要活下来,也许他还需要茂丘西奥的心。有时候他也会想明明没有一点希望,自己为什么还活着,又或者为什么在母亲子宫里的时候没被茂丘西奥吸收进体内,但他已经是这样了。茂丘西奥不能离开他太远、太久,所以茂丘西奥没有离开过维罗纳,茂丘西奥提出想申请外地的艺术学校被劝说留下。他安慰对方说可以和他报考同一所大学,但谁都知道那不可能实现,茂丘西奥拉起嘴角,眼里没有笑意。他是累赘,绊住了哥哥的脚步,但这样茂丘西奥也会一直在他身边。他一边愧疚一边窃喜,享受独占茂丘西奥的感觉。

 

可最近茂丘西奥离他越来越远了,他打架越来越凶,越来越频繁,“猫王子”、“罗密欧”、“朱丽叶”这些,占据了他,瓦伦汀感到自己快要失去他了。他会失去他吗?当他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心悸和眩晕时,这个念头充满了他的脑海。茂丘西奥身体里流出的鲜红的血,冲击着他的视觉,他扑过去,拼命叫他,他朝周围人大喊,救他啊,救救他,他太激动了,他不该这么激动的,熟悉的感觉袭来,眼前发黑,喘不过来气,他陷入了黑暗。

 

茂丘西奥倒在地上的时候,庆幸自己早就签了器官捐赠协议。最后一只知了不再叫的时候,瓦伦汀出院了。他得到了一颗心,他现在可以奔跑,可以跳起来,可以大哭,或者大笑。但他已经不想那么做了。

【法罗朱】【瓦球】四只

-提瓦球虚假三批,之前群里发过,稍微修了修

-NC-17

@在西瓜糖里 发粗来了马los来看看叭……

生生生

【法罗朱】拯救茂丘西奥⑤

第五章:有情人终成眷属 提拔特心里有苦

-最后一章了,沙雕风

-之前去看米航con了,连着两天没有发文,今日三连发

点我

【法罗朱】拯救茂丘西奥④

第四章:破胎头梦现维罗纳 朱丽叶夜走曼图亚

-这章没肉,走剧情,爆字数了

-最开始想写的只有罗密欧那句话

-情节有借鉴一点小时候看过的童话小故事,但毫无原来的灵气感,凑合凑合吧😰

点我

【法罗朱】拯救茂丘西奥③

第三章:班扶柳一夜迷魂阵 帕里斯三千买笑钱

-本章帕班主场
-同时也发现我不会写帕班肉😰

点我

【法罗朱】拯救茂丘西奥②

第二章:罗密欧一见钟情 提拔特嫉恨暗生

红爹是看穿一切的男人

吉普赛人里有穿越者

快落提包

【法罗朱】拯救茂丘西奥①

我不知道一个沙雕念头是怎么变成两万字的文的,为了防止自己坑掉,写完了才发出来,写了大半个月,累死我了,中间为了逃避还写了另外两篇文,慢慢发出来。

-瓦伦汀回到了维罗纳,来拯救茂丘西奥,改变了很多事情

-cp有瓦球,提裤修,罗朱,帕班

第一章:孪生子破镜得重圆 提拔特情迷姐妹花

提包梦游仙境